YOLO

APH/CLAMP/Musicals
最近沉迷音乐剧
萨聚聚/雅各宾男子天团/路障男孩
重度英厨,我家SIR有这——么好
主欧洲组/金三角,史向万岁
C家相关全员厨
星昴初心,CP基本都吃
一只偶尔写东西的渣画手

[APH/DOVER]一场私人访问

·Brexit相关脑洞,晚了一年多致歉

·dover组,个人是想表现平时互怼但还是关心着对方的挚(损)友向,有无CP向还是看大家理解吧



    “瞧瞧他们说的,‘欧洲各国本是一体’,呵!谁和那帮欧洲佬一体了?!”亚瑟·柯克兰没好气地把手里的报纸往桌上一扔,端起红茶啜了一口。

    “喂喂,小少爷,”坐在对面的弗朗西斯·波诺伏瓦无奈地敲了敲桌面以示自己还在,虽然明白对方不过是习惯性的毒舌使然却还是忍不住出声提醒:“你对面的人就是你口中的‘欧洲佬’。”

    转而开始埋头写东西的亚瑟分给弗朗西斯一点余光,“所以呢?难道咱俩是‘一体’的?少恶心人了青蛙。”

    “…看在你家这两天这么忙的份上哥哥我就不跟你计较了。不过你爱逞强的性格真是一点没变。”他看着亚瑟比平时还要苍白几分的脸色和眼角明显的青黑,“已经决定了?”

    “我可没有决定的权利,等公投结果出来再说吧。”

    “别骗人了,作为国家意识体,你应该比谁都了解你的国民们,他们的想法。如果你真的不知道结果,又怎么会叫我来?”

    亚瑟手上的笔一顿,墨水因笔尖的长时间停顿而在纸上洇开,他装作若无其事地把纸扔进垃圾篓。“没错。不出意外的话,我应该是要…退出欧/盟了。”


    “看来今后可有的忙了。”即使事前已经猜了个八九不离十,亲耳听到仍是另一种感觉。“你还真是喜欢把世界局势搅得一团乱啊。”

    “还不止呢。”亚瑟说着扬了扬手上的一封信,信封上的字迹与他自己的相比略显潦草。

    弗朗西斯有种不祥的预感。“…谁的?”

    “除了斯科特那老混蛋还有谁。估计又是嚷嚷要独立。”

    “天啊…饶了哥哥吧。你们柯克兰家的人都这么任性吗?我家明年还要换新上司…哦天呐。”弗朗西斯忧郁状扶额,每一根头发丝的弧度都幽怨得恰到好处。

    亚瑟在心里默默盘算着如果自己把这杯红茶泼到面前人的脸上算不算国家冲突……算了,不能浪费红茶。

    “说不定哪天就能看见斯科特和你在世界会议上吵架的情景了。”

    “跟我吵架的有你一个就够多了。…我看他还有要鼓动威廉和诺斯的意思,呵,想让我从联合王国再变回英格兰?”

    弗朗西斯默默想象了一下柯克兰家的五兄弟同时出现在世界会议上的场景,禁不住打了个寒战。“哥哥我衷心希望那一天不要来。”

    “‘希望’有什么用?未来有谁能够预测?”

    “就像没人想到你这次会选择脱/欧?”

    亚瑟抿了抿嘴,粗眉有皱成一团的趋势,“欧/盟在‘一体化’的路上走得太远,管得太宽了,再不退出,我都不知道自己会变成什么样子了。”说到这里,他干脆把笔一撂,整个人向后靠在扶手椅上,“我知道人们是怎么评价我的,‘得到的最多,失去的也最多’,‘靠抢夺得来的东西终究要归还’…恐怕这次又有人要笑我鲁莽了。多少人都等着看我笑话呢。”

    “其实他们的担心也不无道理,你看,公投还没开始呢,你已经这样了。”

    “这有什么,大不了再生一场重病,哪怕花上几十年,几百年,只要有一天我恢复过来,这场赌就是我大获全胜。”与难看的脸色相反,那双翡翠色的眼眸中闪着慑人的光芒。

    弗朗西斯看着面前保守估计熬了三个通宵的人,那张狂的神情竟隐隐与几百年前的海上霸主如出一辙。是啊,他怎么忘了,这可是亚瑟·柯克兰,他的字典里何时有过“妥协”二字?亚瑟说得没错,几十年上百年对于人类来讲可能是几辈子,对他们来说,却不过是一瞬,他在赌,赌的是这一代人无法触及的未来。

    他感慨万千地站起身,理了理用紫色缎带松松束着的长发,“总之谢谢你通知哥哥我啦,现在就好好休息一会吧,过一阵子我会来看你的。”话是这么说,对于他们来讲,又哪有真正的休息呢?


    “弗朗…”身后传来的英伦口音性感依旧,只是多了几分沙哑与疲惫。

    弗朗西斯有那么一瞬间怀疑自己听错了。弗朗?亚瑟上一次这么叫他是什么时候来着?

    他回过头去,昔日的帝国正逆光坐着,窗外的阳光为他沙金色的碎发和深色的风衣镀了一圈金色的光晕。

    “哪怕是抱着不列颠的荣光死去,我也绝不愿最终变得连我自己都不认识……”

    弗朗西斯有些恍惚,面前身着风衣的亚瑟·柯克兰身影逐渐模糊,取而代之出现在他眼前的是在七大洋中纵横驰骋的海上霸主,是阿金库尔带着轻狂笑意拉开长弓的百年劲敌,是这个人,在不列颠空战时怀着被炸得千疮百孔的心脏,靠着手杖支撑也要拼命挺直腰杆,也是这个人,如今将手中的筹码推出,准备与全世界来一场结果未知的豪赌。

    帝国绅士不愿低头,不会低头。

 

    真是有你的风格啊,小少爷。

 

    “日不落帝国的日落?”

 

    “笑话。”

 

-FIN.-

啊哈哈写着写着就成单纯吹英了对不起(土下坐)

大概是英/国→亚瑟的这样一个角色转换?个人想写在法叔面前逐渐敞开心扉的SIR…不知道有没有人读出这种感觉OTZ

PS:这其实是六月份的文...拖到现在才发ORZ


评论 ( 8 )
热度 ( 48 )

© 砂_海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