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LO

APH/CLAMP/Musicals
最近沉迷音乐剧
萨聚聚/雅各宾男子天团/路障男孩
重度英厨,我家SIR有这——么好
主欧洲组/金三角,史向万岁
C家相关全员厨
星昴初心,CP基本都吃
一只偶尔写东西的渣画手

[APH/好船]Zealotry

·国设,大概是英西海战前夕,英sir视角

 

      正午毒辣的阳光炙烤着甲板,眼前的阳炎晃得人心情烦躁,当值的水手们除了咒骂这该死的艳阳天外别无他法,其他人则都早早躲进了船舱里以抵御这要命的高温,只有柯克兰船长仍气定神闲地站在船头,眺望着远方不知道在想什么。

      因着暑气,他没有穿那件金线作边的暗红外套,带着繁复褶边的衬衫领口微敞,露出棱角分明的锁骨。他身姿笔挺,嗅着空气中的海腥味。微风带来的大西洋水汽使他格外愉悦,眼前一望无际的湛蓝世界更是让他产生了一种无所不能的错觉,让人忍不住为之上瘾。

      征服和掠夺从来都是男人的浪漫,他并不信奉暴力美学,却还是不禁为之着迷。亚瑟·柯克兰恐怕从骨子里就带着硝烟气,降生时就伴着血腥味。迎着日光,他微微眯了眯眼睛,翡翠一般的眼眸在阳光下折射出璀璨的光华,沉稳自信中又带了三分狂纵。

      他自认不是什么圣人也从不想当什么圣人,是与生俱来的狠劲而非莫名其妙的慈悲庇佑他在血与火的炼狱中生存下来。这个世界的法则如此,弱肉强食,天经地义。他一直都毫不避讳地承认,他无可救药地沉溺于战争,它之于他就像朗姆之于酒鬼,心知肚明毫无裨益却仍忍不住饮鸩止渴。可是,那又如何,那又如何。

 

      此时站在船头望向远方海平面的柯克兰船长恐怕不会想到后来他将成为令人闻风丧胆的海上霸主,笑傲世界的日不落帝国,只是凭着本能征战,就像一个不知餍足的孩子。不可否认,他享受着战争带来的刺激与那种摧枯拉朽般的快感,是无数的骸骨与冤魂造就了如今杀伐决断的亚瑟·柯克兰。

 

      将覆着白手套的手指抚上地图上涂成蓝色的区域,这个唯恐天下不乱的不良分子扬起了一个堪称狂妄的笑容,眼中泛起嗜血的光芒。

 

      那个番茄混蛋。

      无敌舰队?很快就是过去式了。

 

-FIN.-

论英厨的自我修养

依然是六月的旧物

评论
热度 ( 27 )

© 砂_海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