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LO

APH/CLAMP/Musicals
最近沉迷音乐剧
萨聚聚/雅各宾男子天团/路障男孩
重度英厨,我家SIR有这——么好
主欧洲组/金三角,史向万岁
C家相关全员厨
星昴初心,CP基本都吃
一只偶尔写东西的渣画手

[APH/DOVER]一个短打

    英伦玫瑰。每次见到他的时候我都会想起这个词。一张嘴尖酸刻薄毫不留情刺穿每个想要接近他的人,那高贵的气质又让人忍不住伸出手。可是正因为有刺玫瑰才是玫瑰,不是吗?我无法想象他温顺讨喜的样子,就像无法描绘他那美国的表亲安静坐着的图景,世上有那么多八面玲珑会讨人欢心的人,却只有一个从不示好的亚瑟·柯克兰。我不记得见过多少自视甚高的王公贵族在他那里碰到一鼻子灰,只记得他留给他们的凉薄眼神和从不拖泥带水的利落背影,在明处暗处的腐臭快要溢出来的宴会里,他就那样遗世而独立地踱过聚光灯下,给窥探的目光们稍纵即逝的衣摆,划个圈儿,然后走回梦里。 


    也许上面的描述有些过于夸张,他其实并不是不食人间烟火的神祇…或是他总挂在嘴边的精灵…什么的,管他呢,他是更加鲜活的存在。看见这胳膊上的淤青了吗?就是那不解风情的小混蛋干的好事,而导火索不过是一句无伤大雅的调笑。哦对了,别看他面对女士时彬彬有礼优雅得跟什么似的,还是改不了骨子里的流氓本性,他那个天生怪力的美国佬表弟还真当他弱不禁风,“保护弱者是英雄的职责”就明晃晃地写在脑门上,琼斯是没见过那家伙从良前的样子,那不可一世到让人牙痒痒的神情我可还记忆犹新,他就是那样,带着目空一切的狂妄拔剑出鞘,森然的寒光来自锋利的剑刃,更来自那双翠绿的眼眸。


    有的时候也会疑惑,我是怎么和这个一身毛病还死不悔改的人相处了这么多年而竟没有决裂或疏远,而后来想想,也许第一次见面看到那只虚张声势张牙舞爪的小兽时,在看到他那时尚且拙劣的演技伪装出的凶狠时,就已经注定了,即使他日后用利刃般的冰冷言语将自己包裹,我也能毫无困难地辨认出那别扭且温柔的真心。


    从开始到最终。


--------------------------

并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忙的晕头转向的闲暇随手短打

大概是个法叔视角,一句话金三

刚开头还有一开始想写的那种feel,写到后面越来越索然无味_(:з)∠)_


评论 ( 2 )
热度 ( 35 )

© 砂_海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