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LO

APH/CLAMP/Musicals
最近沉迷音乐剧
萨聚聚/雅各宾男子天团/路障男孩
重度英厨,我家SIR有这——么好
主欧洲组/金三角,史向万岁
C家相关全员厨
星昴初心,CP基本都吃
一只偶尔写东西的渣画手

[APH/DOVER]另一个短打

    话说在前头,这些话我只说一遍。

    若说自诩“世界的初恋”尚可因他少时姑娘似的打扮而马马虎虎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去计较,那“爱的国度”这一称号则让人想放下所有社交辞令与礼节好好地嘲弄一番——毕竟他可是我所见过的人里最没资格说“爱”的了。他用恶心人的笑容附带一个媚眼作饵去诱捕那些女士小姐们的视线,磁性的声音和层出不穷的肉麻情话则是引诱猎物进一步往前的蜜糖,他与她们调笑,相互亲吻抚摸最后滚上床单,却在第二天恢复那令人火大的风轻云淡。他是姑娘们梦想中的完美情人,却也最多止步于“情人”。他来者不拒,享受一夜狂欢再简单不过,而走进他的内心却又难如登天。

    他在哪里都是万众瞩目的焦点,生来就懂得赢得并享受关注,即使口出恶言也带着营业微笑,让他的真心变得难以捉摸,那可恶的混蛋永远最清楚哪句话能让你瞪他一眼而不至跳脚,哪句话又能让你忍不住火气上涌在那完美无缺的脸蛋上留下痕迹。他总有办法活成最讨人喜欢的那一款,却同时令人惊异地忠实自己的内心。他在蛛网一般的繁文缛节中轻巧起舞,似乎丝毫不受那些将人紧缚的绳索影响,他仿佛上辈子是风,任凭什么也改变不了他追寻自由的脚步。实在令人火大,不是吗?火大到让人想要扔下一切不管不顾随风而去。

    他是原罪,用以甘味包裹的温柔举动诱来无知的猎物,等到发现沉溺于他精心设计的乌托邦时,早已为时过晚,而没有脱身的可能了。

    清风吹拂过山川与河流,接着还将吹向森林与花海,而生活仍要继续。

--------------------------------

终于对自己“明明打着DOVER的TAG却一直在吹英”这件事情感到了愧疚……

与上次那篇法叔视角的短打相对应

说是对应…这根本不是一个画风吧?

深感自己对这个角色理解得不够…打算再码几篇类似的

评论
热度 ( 9 )

© 砂_海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