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LO

APH/CLAMP/Musicals
最近沉迷音乐剧
萨聚聚/雅各宾男子天团/路障男孩
重度英厨,我家SIR有这——么好
主欧洲组/金三角,史向万岁
C家相关全员厨
星昴初心,CP基本都吃
一只偶尔写东西的渣画手

[APH/USK]Once More「1」

普设,复合梗
BY/三查子
糖糖糖

   ——有关遗忘与铭记。

          [时间是个淘金者,替优柔寡断的我们滤尽浮沙。]

    十年能让一个人改变多少?

 

     阿尔弗雷德·F·琼斯简直快要不认识眼前这个彬彬有礼的绅士。

    看着对方翠绿色的眼睛,那些经时光磨砺而趋于模糊的细节忽而又清晰起来,他忍不住将浮现在脑海里的一颦一笑与站在面前的这个人做比较。

    他对亚瑟·柯克兰的全部印象都来自高中时代,低腰牛仔裤和黑色皮衣在一片死气沉沉的白衬衫和T恤中显得十分扎眼,走路带风伴着马丁靴跟敲在地板上的清脆声响和颈子手腕上金属链子的叮叮哐哐,闭上眼睛光凭声音也能认出是谁来了。他仿佛将叛逆刻进了骨子里,笑起来带着张扬的狂妄,脸上偶尔与人打斗留下的血污遮不住眼中的光芒。他会翘课找个废弃的仓库拨着吉他轻哼两句自己谱的曲,也曾在晚自习时拎根球棒找上总在学校附近出没的寻衅滋事的混混,却写得出人意料的一手流畅漂亮的花体,对红茶那些莫名其妙听着就头疼的规矩了若指掌。

    他还记得当时有人开玩笑说“亚瑟再怎么勉强穿上正装打好领带也掩不住那一身痞气”,换来对方一记不轻不重的眼刀。

    而现在呢,就算只是穿着日常的休闲装,面前人周全的礼数和仿佛精确计算过角度的笑容也让他看上去从骨子里就是上流贵族,家谱要拿厚得像砖的精装书来记载,名下有几座价值不菲的庄园的那种。

    ……不,这个搞不好是真的。

 

    自亚瑟毕业后二人就失了联系,这已经是第十个年头了,他倒是有试图联络过亚瑟,但对方就好像人间蒸发了一样——以前的号码成了空号,给他发的电子邮件也都石沉大海。终于,他在不懈努力之下,辗转得到了亚瑟发小弗朗西斯的联系方式,这才堪堪连上了两人渐行渐远的生活轨迹。

    他当时顾不得什么礼貌不礼貌的,一口气发了三封邮件到弗朗西斯的邮箱,而也许是这么多年来积攒的幸运值就为了这一天,弗朗西斯隔天就毫不犹豫地把损友的电话邮箱社交账号统统发了回来,还在末尾加上了他们要在英国举办毕业十周年聚会的消息,并表示如果对方愿意他可以带他过去,语气里难掩看热闹不嫌事大的意思,不知道是真想帮忙还是单纯想捉弄老对头。

    “哟小阿尔~这么多年没见了~”来希思罗机场接机的弗朗西斯笑得一脸暧昧,张开双臂就要来个拥抱。

    “…你离我远点,身上都是香水味,亚瑟误会怎么办。”阿尔弗雷德义正言辞。

    “嗯哼,”弗朗西斯自觉无趣,收回了过分热情的肢体语言,“说真的,你这么多年就没…找个女朋友或男朋友什么的?真是难得。”

    阿尔弗雷德不自然地牵了牵嘴角,“是我欠他的。”

    “感情这种事情,哪里有什么谁欠谁的,分别是缘分未够,既然有缘再见,与其想东想西不如抓紧机会,你说呢?”

    “不是你拽着我往死里揍的时候了?”

    “哈哈…哈……谁还没个热血上头的青春,不过说真的阿尔,”弗朗西斯直直地看进他的双眼,

    “再来一次,我还是会选择揍你。”

    “…我知道。”

    “算了,叙旧这种事还是留给小亚瑟吧,哥哥我可不擅长。”

 

    弗朗西斯的车最后停在离伦敦市中心不近不远的地方,没有中心的嘈杂,也没有郊区的荒凉,处于一个微妙的平衡。弗朗西斯走上前去按门铃的时候阿尔弗雷德握紧了被汗水浸湿的手掌,在来的路上他拟了一百句见到亚瑟后该说的话而又一一将它们否决掉,十年前的记忆潮水一般涌来,眼前带着明显英伦风格的门通向的是十年间他不断追逐的地方,他为了那个人愿意成为所向披靡的勇者,魔王则是十年前乱成一团的误会与别离。

    “喂胡子混蛋你迟到了,惩——”相比以前更加低沉成熟的牛津腔戛然而止,亚瑟开门的动作停在一半,翠绿的眼睛微微睁大,难以置信地盯着阿尔弗雷德。

    “进来吧。”他说这句话的时候头微微低下,沙金的碎发挡住了亚瑟的表情,只能隐约看到微颤的睫毛。阿尔弗雷德忽然产生了伸手搂住那略显单薄的肩膀的冲动。

    屋内的人比他想象的要少很多,安东尼奥和基尔伯特摊在沙发上用手柄打游戏,餐桌旁一位高挑的棕发女子正和眼角有一颗痣的眼镜男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然后就是尴尬地站在门口的他和亚瑟,还有一边看戏的弗朗西斯。似乎是感觉到了他的疑问,弗朗西斯抛给他一个媚眼,“其他人明天才来,好好把握机会哦~”

    阿尔弗雷德忽然有点理解为什么亚瑟总是聊着天就忍不住把拳头往弗朗西斯脸上招呼了。

 

    

    弗朗西斯,安东尼奥和基尔伯特的组合在学生时代就恶名远扬,出了名的为了坑队友无所不用其极,现在正跟亚瑟围在吧台旁插科打诨,竟莫名散发出生人勿近的默契气场。阿尔弗雷德站在一边有点尴尬,犹豫是否要强行加入他们的讨论,直到一只修长的手轻轻搭上他的肩膀。

    “哇哦,你就是当年亚瑟那个小男友?长得还蛮正的嘛。”

    说话的是在场唯一的女性,偏中性的打扮和挑眉的动作为她添了几分英气。

    “啊……嗯…不不不,就是…那个…….要怎么说呢……”

    她露出堪比蒙娜丽莎的笑容,散发着谜一般的“不用解释我都懂”的气场。抹着蜜色口红的双唇勾起一个迷人的弧度,“我是伊丽莎白·海德薇莉,不留个联系方式吗小帅哥?”

    阿尔弗雷德的视线下意识的飘向一边的亚瑟,对方并没有在看他,不如说,从他进门后就再没看向过他,这一小动作没有逃过伊丽莎白的眼睛,她了然地笑笑,“别那么紧张,甜心,我可是来帮忙的。”她从手袋里取出一张便签,用眉笔写下一串数字递给阿尔弗雷德,“我的电话,任何有关亚蒂的事情都可以找我咨询哦。”青玉色的眼睛眨了眨,“啊对了宝贝儿,”

    阿尔弗雷德看向她。

    “你可不是我的菜,要说的话还是亚瑟更合我的胃口一点,说真的,如果我是男的,这儿早就没你什么事了。”

    “……”

 

    在阿尔弗雷德和伊丽莎白谈话间钻到厨房的弗朗西斯装出满脸愁容冲着屋里喊,“鉴于我们伟大的柯克兰先生的冰箱实在贫苦得与他本人的作风完全不符,哥哥我只能勉为其难地做些简餐啦,有意见的话就让小少爷明天请咱们吃顿好的——英国菜除外!!”

    谁都听得出来这是挖苦,安东尼奥看着亚瑟涨红的脸忍俊不禁大声喊回去,“没有意见!我们会看好厨房杀手的,剩下的就交给你了主厨大人!!”

    亚瑟·柯克兰气得撸起袖子就要揍安东,基尔伯特两边看了看后决定专注起哄,罗德里赫对劝架有心无力只好装没看到,伊丽莎白则毫不意外,坦然作看戏状。阿尔弗雷德在与安东尼奥互掐的亚瑟脸上仿佛看到了以前,一瞬间,这个亚瑟和十年前那个不良少年重合在一起,他无声地笑了。

    我早该知道的,即使脱下夹克换上西装,即使褪尽张狂敛起锋芒,你还是你。我亲爱的。


修了些BUG…

最近三次元诸事不顺,下一章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

评论 ( 4 )
热度 ( 21 )

© 砂_海鳴 | Powered by LOFTER